如何保护“少年的你”?这些法律问题不得不知

2019-11-05 09:51

青春不只有纯真美好,也有残酷物语。

 

最近,电影《少年的你》在全国热映,再一次将校园欺凌话题带入公众视野。影片中,被欺凌人的压抑和绝望,在周冬雨和易烊千玺的演绎下,让人不禁叹息。

 

 

在揪心痛心之余,法报君想谈一下影片中存在的法律问题,以便让大家对校园欺凌这一问题有更深入的思考。



什么是校园欺凌?

1

 

故事从一个坠楼事件说起——2011年高考前夕,女主角陈念的同班同学胡小蝶,因不堪校园欺凌而坠楼身亡。当所有同学都在看热闹、拍照、传消息议论她跳楼轻生的原因时,只有陈念走过去为死去的胡小蝶盖上了衣服。

 

 

作为胡小蝶死前最后见到的同学,陈念被警方找去谈话。霸凌者魏莱因害怕陈念说出真相,便将欺凌目标转移到了陈念身上。一心只想努力学习的陈念,忽然成为众矢之的,遭受胡小蝶生前所遭遇的那些不堪——座位上被倒满红墨水、走路被人故意推下楼梯、上排球课被同学孤立……

 

然而,当警方找到魏莱等霸凌者谈话时,她们的反应却是异常的冷漠,一个个像没事人一样,以“我们关系很好”“她心理素质不行”等理由为自己开脱。


看到这里,估计大多数观众都已气得牙痒痒。校园欺凌,不能只是一个“开过分了的玩笑”。2017年12月,教育部等十一部门印发《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明确学生欺凌的界定:


中小学生欺凌是发生在校园(包括中小学校和中等职业学校)内外、学生之间,一方(个体或群体)单次或多次蓄意或恶意通过肢体、语言及网络等手段实施欺负、侮辱,造成另一方(个体或群体)身体伤害、财产损失或精神损害等的事件。


不是一句对不起就能让所有的事情像没发生过一样,只有严格区分学生欺凌与打闹嬉戏的界定,才能对此作出正确合理的处理。



实施欺凌的原因?

2

 

当陈念身陷绝境时,唯一可以保护她的妈妈,因销售三无面膜被人追债,长时间不在家。她鼓起勇气打电话报警,反倒被魏莱等人加倍报复——在陈念放学的漆黑小巷,她们带着小老鼠和刀,直接堵在了陈念的家门口。事情发酵到高潮时,魏莱等人做出了更过分的事情,她们带着一帮人踢打陈念、剪掉陈念的头发,甚至拍裸照视频……

 

 

魏莱将一个霸凌者的姿态,发挥得淋漓尽致。她本是老师眼中的好学生,父母眼中的乖孩子,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绕不开的家庭教育。电影中的魏莱,来自一个富裕家庭,成绩好,受同学欢迎。但是她的家庭对她要求极高,因为她的复读,她父亲一年没和她说过话。她在家庭中的弱势地位,致使她在学校成为一个欺凌者,从欺凌别人的扭曲快感中,填补自己心中的那份不安。而魏莱母亲所谓的富人精英心理,也导致女儿视“底层”为蝼蚁,自以为用钱可以摆平一切。

 

——校方的“不作为”。校园是校园欺凌的直接发生地,但并不是所有老师都知道怎样有效应对突如其来的欺凌事件。电影用大量桥段呈现出了高考前学校压抑、紧张的状态,人生好像只有高考这一件事情,其他事情都可以暂时放在一边。就连胡小蝶跳楼自杀,老师的第一反应居然是“别看了,快回去读书”!

 

——难追责、难取证的困境。就像电影中有位老警察所言,“出了事,你去问校长,校长让你去问班主任,班主任让你去问家长,家长说我在外地打工,一年见不到孩子几次,你能怎么办?”

 

据了解,发生欺凌事件时,对于证据的收集,多集中在身体的损伤、当事人和旁观者的证词上。然而,“欺凌”和“打闹”的边界常常模糊。影片中,虽然魏莱等施暴者遭到了停课的处置,但也只能维持表面的暂时平静。



欺凌者和学校如何担责?

3

 

遭遇欺凌,身边却没有一个同学站出来帮助自己,沉默的大多数有时候比暴力更可怕。陈念想到胡小蝶在跳楼之前,曾向她说过这样一句话,“他们都在欺负我,为什么你们不做些什么?” 就这样,不辨是非的施暴、不愿发声的漠然、不敢反抗的盲从……把胡小蝶推下了万丈高楼。那么,对于胡小蝶的遭遇,魏莱等欺凌者和学校真的可以冷眼旁观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欺凌者、监护人和学校都难辞其咎,可能面临民事责任、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

 

具体来说,魏莱等人的行为涉嫌构成侮辱罪。侮辱罪是指使用暴力或者其他方法,公然贬损他人人格,破坏他人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根据刑法规定,只有情节严重的侮辱行为才构成本罪。本案中,胡小蝶在学校长期受到魏莱等人的欺负,最终选择跳楼自杀,属于情节严重的情形。

 

根据刑法第十七条规定,“已满十六周岁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伤或者死亡、强奸、抢劫、贩卖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的,应当负刑事责任。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因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如果魏莱等人年满16周岁,则应当承担刑事责任。根据法律规定,构成侮辱罪的,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剥夺政治权利。如果魏莱等人不满十八周岁,构成犯罪,应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另外,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二条规定,无民事行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监护人承担侵权责任。对此,魏莱等人家长应当赔偿损失。

 

再者,教师法明确规定,教师具有履行制止有害于学生的行为或者其他侵犯学生合法权益的行为,批评和抵制有害于学生健康成长的现象义务。对于校园欺凌,学校应当遵循相关法律法规,尽到事前提醒、事中监督、事后处理三项义务。胡小蝶长期在学校遭受欺凌,学校未及时察觉并加以制止,未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存在过错应与侵权人共同承担该起校园欺凌事件的责任。



正当防卫还是过失杀人?

4

 

 影片的关键转折点来了,当魏莱等人又一次殴打陈念时,恰好被楼上的居民看到了,并记录了这一切,魏莱害怕父母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于是便恳求陈念不要报警,并承诺可以给她钱作为补偿,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陈念一气之下推开了魏莱,未料到魏莱从楼梯滚下去,砸到了头部,不幸死亡。

 

 

那么,遭受魏莱数次欺凌的陈念,是否要承担法律责任呢?

 

在这里,首先要区分一下正当防卫和过失致人死亡。

 

正当防卫是指为了使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制止不法侵害的行为,对不法侵害人造成损害的,属于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正当防卫还应注意必要限度,我国刑法规定正当防卫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的,应当负刑事责任,但是应当减轻或者免除处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最后一次当魏莱来找她时,并未对她进行不法侵害,因此陈念的推魏莱的行为不属于防卫行为,而是涉嫌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过失致人死亡罪,是指行为人因过失造成他人死亡结果的行为。如果陈念已满十六周岁,应承担刑事责任。根据刑法规定,过失致人死亡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较轻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但如果陈念不满十八周岁,即使构成犯罪也应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小北替陈念顶罪的行为如何认定?

5

 

不幸中的万幸是,在陈念最痛苦最无助的时候,她遇到了小北,他们成为彼此黑暗世界里的一抹光。“你保护世界,我保护你”“我喜欢一个人,想给她一个最好的结局”,为了保全陈念,小北帮忙转移、掩埋了魏莱的尸体,并虚假陈述自己杀死了魏莱。那么,小北替陈念顶罪的行为应如何认定呢?

 


这里的小北涉嫌构成包庇罪。包庇罪是明知是犯罪分子,而向司法机关作虚假证明,为其掩盖罪行,使其逃避法律制裁的行为。小北明知陈念失手杀死了魏莱,却对公安机关谎称是自己杀人,其虚假陈述,作假证明包庇陈念的行为已触犯刑法。

 

如果小北已满十六周岁,应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根据刑法规定,构成包庇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如果小北不满十八周岁,即使构成犯罪也应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侦查阶段存在的问题

6

 

少年的善良,比成年人更加纯粹。小北经历层层审讯,却死死咬住真相。审讯的警官想方设法寻找真相,于是便对陈念谎称,小北已是成年人,所犯罪行构成死刑。陈念一时崩溃,不能自已。于是在警官的规劝下,说出了事实的真相。

 

 

影片最后,警官带着陈念去看守所见了小北,两人深情对望,无声胜有声,着实了感动了一大波观众。不过,这里的侦查程序还是需要注意的。


按照剧情推断,这个时候案件还处于侦查阶段。根据我国法律相关规定,案件处于侦查阶段时,除办案单位外,只有辩护律师可以对嫌疑人依法进行会见。因此,在现实中,警官是不能带陈念进去会见的,若想要会见,只能委托辩护律师。



陈念的犯罪记录可以封存吗?

7

 

查明真相后,陈念被判有期徒刑四年。出狱后,陈念成为了一名英语老师,小北还是和她在一起,两个人都从阴影中走了出来,用一颗善良的心态面对这个世界。这时候,可能有观众会想到一个问题,陈念出狱后再找工作会不会受到影响,其犯罪记录可以封存吗?

 


根据刑事诉讼法第二百八十六条规定,犯罪的时候不满十八周岁,被判处五年有期徒刑以下刑罚的,应当对相关犯罪记录予以封存。 犯罪记录被封存的,不得向任何单位和个人提供,但司法机关为办案需要或者有关单位根据国家规定进行查询的除外。依法进行查询的单位,应当对被封存的犯罪记录的情况予以保密。陈念犯罪时未满十八周岁,被判处四年有期徒刑,应当对其犯罪记录予以封存。



如何保护“少年的你”?

8

 

随着电影的落幕,片尾的字幕也指向了现实里的光明走向:2016年,教育部等九部门联合下发《关于防治中小学生欺凌和暴力的指导意见》;2017年,教育部等十一部委联合发布《加强中小学生欺凌综合治理方案》;2018年,国务院印发《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关于开展中小学生欺凌防治落实年行动的通知》,各地政府相继出台治理校园欺凌的地方性法规。

 

 

在日渐完善的保护体系下,已经有越来越多的青少年不再沉默,他们勇敢地站出来,积极向父母、学校和司法机构寻求帮助,对校园暴力和欺凌说“不”。根据最高人民法院2018年发布的《校园暴力司法大数据专题报告》,校园暴力案呈逐年下降趋势,2015年全国法院一审审结校园暴力案1000多件,2016年、2017年分别同比下降16.51%和13.37%。

 

当下,关于未成年人的法律迎来大修。《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修订草案)》针对校园安全和学生欺凌等问题作出积极回应,着力制定和完善相关制度、措施,以推动未成年人保护法治化走向更高水平。

 

也许正如影片结尾小北的饰演者易烊千玺所言,“校园欺凌不止于学校……只有当家庭、社会、法律及你我他,每一个人都贡献力量,我们就能保护少年,保护世界”。

 

“我们生活在阴沟里,但有人依然仰望星空”。愿每个少年的心中,都多一份青春的美好,少一份不堪的回忆,愿每一位少年都能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中国共产党淄博市周村区委员会组织部@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不得镜像
Email:xxzx6195240@163.com
鲁ICP备11025121245号